白的的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25日12版)
  一
  我娘身高1米65,體重176斤,飯前。
  今年夏天,我爹發病入院。高糖高鹽高油的飲食習慣,讓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偏癱在床。之後我娘也突發眩暈,一周內被抬去多家醫院,被核磁共振裡外里照了好幾輪。醫生說她血脂超標幾倍,血濃稠得像粥一樣,再加上一側頸血管細,再不註意就得步我爹後塵,血管梗死,下半輩子一直需要照料。
  “我要是也成了一個廢人,變成你的負累,真的好去死了。”她對我說。
  這個55歲的女人開始減肥。
  第一天,她邁上體重秤,低頭一看,沉默。幾秒鐘後嘟囔了幾句,這個秤不准,今天衣服穿多了,手機忘了掏出來之類的。
  那之後,她在門口看見個藥房就徑直進去,稱體重。輪番找了三四個不同的體重秤後,她勉強同意以第一個秤的數據為基礎,176斤。
  我娘在饑餓和貧乏中度過了青春年代,18歲眼見著我姥姥因癌症去世,骨瘦如柴,40多歲看我姨夫去世,形容枯槁。於是她堅定地認為,太瘦不好,能吃是福。
  炒五六個人分量的大盤菜,兩大碗米飯,配上若干零碎,一大鍋肉湯,談笑間灰飛煙滅,我娘是俗稱的“橡皮肚子”。有她在的時候,桌上不會有剩菜。出去吃酒席總是不能盡興,回家還要幹掉一鍋。吃什麼都行,吃什麼都香,她吃東西那個勁兒,讓身邊的人不由自主地想添飯。
  對她來說,“少吃點”這三個字,比什麼都難。
  二
  減肥第一神器是醫生。
  第一次看營養科,大夫問詢之後開出了每餐的攝入量,然後諄諄叮囑:50克生米等於130克熟米飯,50克重的面大約等於一個饅頭。所有包子餃子餛飩之類的肉餡兒都含有肥肉,禁食。
  “喝點酒行不行?”我娘問。她還想保留點白酒特權。
  “白酒熱量高絕對不行,想喝葡萄酒的話……”醫生笑眯眯地說,“改吃幾粒葡萄吧。”
  用“粒”作量詞來討論吃葡萄,讓我娘目瞪口獃。
  “還有問題嗎?”醫生的微笑那麼完美,簡直能上電視。
  “沒有了。”我娘灰著臉,垂頭喪氣。
  回家路上,我娘絕地反抗,先說電視上某中醫講過喝酒能軟化血管,一會兒怒摔說,這樣不給吃東西人生還有什麼樂趣,再來就拍著胸脯保證,只要少吃點就能瘦下來,“真沒必要按醫生的來”。
  對此,我說了三句話:第一,這是全省城最好的醫院的專家號,之後我們還會去全國最好的醫院看,都比老中醫權威。第二,關於人生樂趣,我們可以去看看老爹目前在醫院過得怎麼樣。第三,你可以不聽醫生的,先試一周。
  我娘雖然未能如願以償,但至少討價還價有所斬獲,願意回家了。
  那一周,她按自己的方式“少吃一點”,一邊喊著餓啊餓啊,一邊每天都趕在沒吃飯的時候跳到秤上,然後灰溜溜地走下來,把秤推回去。
  當然,她的暈眩沒有緩解。
  我們還給她掛過一個特需專家號。我娘可憐兮兮地跟專家訴苦,說眩暈可能是因為饑餓。這個省內排名第一的神內專家埋首於一堆核磁共振的片子,聽到這句話,從眼鏡上面抬眼看她,射出兩道冷光,調子拖長:“你說說,都想吃點什麼呀?”
  娘親兩眼放光,描述她喜歡吃的菜、肉、米飯、麵食,說著說著,咽下一口口水,臉色也仿佛好了幾分。罷了,她委屈萬分地陳述,餓得難受呀,應該給多吃點。
  啪。專家老太太把筆往桌面上一拍,“你餓,我還餓呢,你看看現在誰能吃飽啊!”
  “就這麼點大!這麼點大!”老太太把手握緊,氣憤地比划著半個拳頭那麼大的一個團,“我中午就吃了這麼大的一個饅頭,坐在這裡,要撐滿一下午,誰不是飢腸轆轆!誰不想吃!敢吃嗎?你看你,血脂超標那麼多倍,能吃嗎?你現在這個樣子,還得繼續減肥,至少這個月要瘦十斤。”
  “那,餓的時候就忍著?”我娘戰戰兢兢。
  老太太冷笑,“是餓還是饞?下次說餓的時候,你用清水煮一棵西蘭花,一口一口吃,吃到你不餓為止。”
  我娘不由地坐直了身子,點點頭。
  三
  科學節食,器具、環境和步驟都很重要。
  我在網上買了一個精確秤,20塊錢包郵。每餐飯前,先秤一個盤子當餐盤,去皮清零。放入110克米飯,差不多一個拳頭大小,去皮清零。放入各種蔬菜共計150克,葉子菜一大把不占分量,一塊拇指大的茄子就要20克——為了多吃一口,我娘後來很少再選果實類蔬菜。
  每餐最令人激動的時刻,是放入20克牛肉(豬肉戒掉)或者40克去皮白肉。按醫囑,魚肉的話,連骨頭都要計入重量。這時,我娘眼睛就在數字和魚肉之間上下掃動,“要這塊,這裡骨頭少……哎呀不要給我魚皮,這都算重量的!”
  同桌的人簡直要被這種吃法笑死。他們一邊捂著肚子悶笑,一邊劃拉點食物給我娘,勸著多吃一點,“吃一點沒事的”。
  我娘看看我的臉色,正義凜然而又心有不甘地拒絕了。
  我爹娘常年飲食習慣不好。早餐基本是主食,少量麵條稠粥或炒飯,午餐是大量炒菜、米飯和湯,晚飯和午飯基本相似,主食分量成倍增加。
  健康飲食的理念,要完全顛倒這種結構。
  每天早餐是一天中最豪華的,主食和肉類可以吃到兩份,牛奶、雞蛋和蔬菜都要吃,敞開吃,“違禁”食品比如豬蹄、湯包也可以嘗。午餐按照醫生推薦的分量稱重,如果早餐主食吃了雙份,中午就沒有主食吃。晚餐能不吃就不吃,實在扛不住,吃少量蔬菜,禁食任何包括玉米、紅薯、米面等碳水化合物。
  這套方案看起來簡單,執行起來很難。
  餓的滋味每晚襲來。從身體的不知什麼地方涌動,從模糊變得清晰,直到明確地折磨胃、虐心。開始幾天,我娘的情緒變得沮喪,晚上總是餓得睡不著,重重嘆氣。為了讓她堅持,我也開始陪著挨餓,每天晚上不吃或者少吃。
  一到晚上8點,我們倆躺在床上,就看著天花板沉默。咕嚕嚕的聲音從腸道中傳出來,此起彼伏,唱一曲隱忍的贊歌,漸漸浮現出某種喜感。
  “誰肚子叫?”“可能是我吧。”“我的好像也叫了。”“那再聽聽。”
  過一會兒,我娘說,“我餓。”我說,“我也餓。”
  我娘說,“我起來喝口水壓一壓。你呢?”
  我說,“睡了。明早敞開吃,做夢計劃一下吃什麼。”
  四
  是否應該節食減肥因人而異。對我娘來說,細腰和錐子臉不是目標,瘦多少斤也不是目標,培養並維持健康的飲食習慣是最重要的。
  到了實際執行這一步,也就一周左右。那七八天她餓得火燒火燎,考驗耐心和意志力,但成效也很明顯。幾天內我娘的體重掉了6斤,這讓她信心大增。
  再沒兩天,她已經從心理上和生理上適應了這種倒金字塔的飲食結構。能按醫囑進食,晚上不再限制主食,只是稍微減量。但體重一直在逐步減輕。於是,從她第一天跳上秤的時候算起,一個月後,她飯後體重為150斤。作為額外紅利,我也減輕了10斤。
  26斤肥肉都去哪兒了?我娘的臉不再浮腫,身體輕健一些,二十多年不能夠盤腿而坐,現在從盤腿坐地到站起來,輕巧自如,肩頸腰椎壓力得到緩解。以前常年服用可能造成肝功能損害的降血脂藥,血脂依然超標3倍多,現在停止服藥,血脂僅僅是輕微偏高。
  這超額完成了醫生定下的“不可能完成的指標”。為了防止體重下滑過快,我娘適當增加了飯量。
  她真的很強大,是不是?
  很久以後,我娘吐露了一件小事。
  剛開始節食的某天,她從醫院坐公交車回家。公交車站有個燒餅鋪,芝麻、面、油和烤爐的顏色以及香氣,猛烈襲擊她的全部感官。那個下午,她站在燒餅鋪前面,使勁兒聞著,看著師傅的手上下翻飛,攤一張、烙一張、攤一張、烙一張、攤一張、烙一張……
  她的手揣在兜里,緊緊摳著兩枚硬幣。她的胳膊想要伸出去,抓兩塊燒餅,塞到嘴裡,咽下。
  她的心裡還有個聲音在盤算,如果配上醬牛肉,能吃多少個。而且這樣吃,沒有任何人看見,沒有任何人知道,每一粒芝麻都會被小心地吃下去。
  她不記得站了多久,最後雙腿如何艱難邁步,“我是為了你減肥的,我答應了你不能偷吃零食,不能當騙子。所以我走開了。”
  “你放心,”她拍拍胸脯,“我現在這體格,還能為你服務十年。”  (原標題:我娘如何在一個月內瘦了26斤)
創作者介紹

牛仔褲

xf81xftp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